回顾我这一生

发布时间: 访问次数:288次
 


我于1921227日生于合川渭沱六角,今年已89岁了。

1939年7月育才学校成立时我进育才做勤杂工,做过煮饭、扫地、送信等工作。1941年在古圣寺旁听小学五年级课程。1942年读初中一年级,半工半读,一边读书,一边任伙食团保管。读初中二年级时,分在自然组学习。另外还在消费合作社卖百货。1943年读初中三年级,被选为学校生产总干事,指导学生种菜。194410月同周文良、吕长春调到小龙坎农场工作,我任主任。19459月。转到红岩村“大有农场”。1946,陶行知先生逝世,我与陶刚曾在一起工作过。农场停办后,我就回家种菜、喂猪。在育才这些年,我深受陶先生和育才学校教育培养,使我终身也难忘记。

解放以后,19506月我被选为村农协会主任,参加清匪反霸、减租退押等工作。下半年建立村政权,被选为村长。1951年参加土地改革。当年调到合川县委任事务长,直到1955年。1956年调到合川万古区任生产干事。1957年参加整风运动,19582月调兴隆乡任乡长,以后参加大办钢铁,也曾在合川轻化工业局负责过化工生产。1962年退职回家,先后任过生产队和公社检查员、街道委员、扫盲教师,曾被选为四届乡人民代表。1973年做过记工员,1974年到79年任粮食保管员,还任过修公路中队长、技术员等。1982年任全国人口普查员。1982年退休后,同女儿一家住在一起,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

我在农村出生,一辈子在农村生活,陶行知先生1927年写作的《锄头舞歌》,我感到非常亲切,经常唱,越唱越对它有感情。歌词中“手把锄头锄野草”,我的理解,就是要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锄掉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在“锄头底下”“才有自由”。1933,陶先生补充了一段歌词:“光棍的锄头不中用,联合机器来革命”,非常好。陶先生谈到,革命光靠自己的力量不行,还要广泛联合一切要革命的群众,工农要联合,对各民主党派、民主人士也要联合,革命才能得胜利。

——王治平口述(邝忠炽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