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小话剧迷

发布时间: 访问次数:231次
 


抗日战争以前,我在上海念书,学校叫竞雄女子小学。这是以革命女英雄秋瑾命名的学校,从一年级开始,浙江绍兴籍的女校长,在周会上经常告诫我们,勿忘革命志士秋瑾,教导我们要继承她的遗志,为国,为民,抗击敌人,革命到底。它在我幼小的心田里,扎下了深深的根。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我随父母亲逃难辗转来到重庆,就读于重庆师范附小。作为大后方的重庆,当时大批影剧界的精华聚集在这里。重庆成了大后方戏剧运动的中心,抗战戏剧也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并拥有大量的观众,我也是其中的一个。我几乎是每戏必看,成了一个地道的小话剧迷。那时我家住在离国泰大戏院不远的地方,晚上父亲常买了票,带我一起去看出出精彩的演出。但不少次,都是我自己设法去看的“白戏”,我常常在戏快开演前,等候在戏院门口,没有戏票进不了门,怎么办?我就看准有哪一位先生或女士,他们身旁没有孩子的,我马上偎近他们的身旁,收票员以为是他们的孩子,从不过问,我就随着大人们一起进入了剧院,如果他们发现了,对我和蔼地笑笑也就默认了。有时还邀请我坐在他们身边一同观剧,有时我没有座位,那舞台的台口,就成了我的“包厢。我总是全神贯注地,瞪大了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台上大演员们看,竖起耳朵听,生怕遗漏了句台词和一个表情。我随剧中人的命运,或喜或悲。演员在台上哭泣,我在台下泪流满面,演员在台上欢笑我在台下拍手跳跃。当演员们在台上举臂高呼“抗战到底!”,“打回老家去”“日本鬼子滚出中国去!”“我们不做亡国奴!”等等抗日口号时,全场观众群情振奋,热血沸腾起来,我在台下也举起了小拳头和全场观众一起振臂高呼起来。

我观看了《八百壮士》、《全民总动员》、《保卫卢沟桥》、《中国万岁》、《民族万岁》、《为自由和平而战》、《国家至上》等多幕剧。耳濡目染,我不仅欣赏到台上舒绣文、白杨、张瑞芳、魏鹤龄、耿震、项堃、金山等大演员们的精湛演技,也受到了抗日爱国的民族精神的教育,使我逐渐成熟了起来。从那时起我就立志要学习戏剧,盼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为一名优秀的话剧演员,站在舞台上向民众宣传抗日救国的大道理,可那时我才10岁,我的首要任务是学好文化,打好学习一切本领的基础。

重庆“五·三”、“五·四”大轰炸,我的家也被日本飞机炸毁了,父亲把全家迁居到璧山,我就读于璧山女中附小。璧山是个小县城,看不到话剧演出,我经常在学校里鼓动大家排个独幕小话剧在学校里演出。因为是女校没有男同学,所以我经常演男孩子。记得有一次是早晨上自修课时间,我和几个小同学躲在宿舍里演戏玩身上披着花花绿绿的大毛巾、大被单,正玩得得意时,“砰!!砰……”,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这时同学们吓得想赶快逃出去,又没有旁门,只好一个个往床底下钻,门敲得更响了:“开门,快开门!”我只好硬着头皮去开门,只见张教导主任手拿竹条,气鼓鼓地站在门口:“都给我站出来,排好队,把手伸出来!”我们一个个垂头丧气地站成一排,菱萎缩缩地伸出手,低着头、牙齿咬得紧紧地,“啪!!!”可真痛啊!只两三下,就把竹条打断了,可见老师打得有多狠哪!“下次不敢了,老师!”,我求饶地对老师说。老师这才放下竹条:“快回教室自修去!”我们一哄而散。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挨老师打手心,这印象给我太深了,五十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忆犹新。有趣的是,我后来真的成了一名专业演员了。

1943年10月我在青溪馆参加《万世师表》话剧的演出,刚演完戏,我正在后台下妆,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拾头一看,是一位中年男子,他走近我身边,亲切地问:“你还认识我吗?”,我定睛一看,啊,是张教导主任。我说:“我记得你还打过我的手心哩!”张老师有点尴尬地说:“你还记得那件事,我今天是来看你演戏的,你演得很好,我很高兴有你这样一个学生,希望你成为一个有出息的演员!”听到老师的夸奖,我感到莫大的鼓舞。我心中默默地念叨着:“老师,我一定要朝这方向去努力,绝不能让广大观众来打我的手心!

小学毕业了,我没有去投考普通中学,我向父亲说立志要学习戏剧,父亲摒弃了社会的偏见,尊重我的意愿,于是我考进了陶行知先生创办的重庆育才学校戏剧组,受到章泯、沙蒙、水华、舒强等老师在戏剧理论、表演艺术等方面系统的教育和培养。可是,国民党反动当局加紧了对进步人士的镇压,对育才学校进行种种迫害,老师们都纷纷转移到抗日根据地去了。我和同学孙佩丽只得被迫离开了学校,毅然进了我党直接领导的孩子剧团。

在团里,我们一边学习哲学、文化、文艺理论、音乐知识、舞蹈艺术等,一边从事抗日救亡宣传工作。唱救亡歌曲,演抗战儿童戏剧、演歌剧、演舞剧,还上街头宣传、募捐、写标语。通过这些实践,我成为一名宣传抗日救国的少年文艺战士。

当时,我们的生活非常艰苦,住在破庙里,睡稻草铺,吃糙米饭,穿粗布衣,有时候没有菜吃,我们下河去摸河蚌,挖野菜,营养不够,我们面呈青菜色,发高烧,打摆子是常事。但我们内心非常充实,只要工作起来,我们就忘掉了一切苦难,个个精神倍增,情绪饱满地投入工作。在团里几年,我得到了全面的锻炼和提高,为我后来成为一个专业的戏剧工作者打下了坚实的根基,使我从一个小话剧迷成长为一个话剧演员、电影演员和导演。

(张鸿眉 作者系育才学校老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