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陶先生的最后一封信”

发布时间: 访问次数:211次
 

今天(七月三十日)在报上读陶行知先生给几位朋友的最后一封信,愈加感叹钦佩他为青年们设想得怎样周到,并表现得怎样独创。

他在“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之外加上“达者不恋”,又在“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之外,加上“美人不能动”,真正是足以使人惊心警目。

肤浅地看,会觉得蛇足:因为“达者不恋”已经包括在“智者不惑”里面,“美人不能动”已经包括在“富贵不能淫”里面。但在今天陶先生一定要把这色戒特别突出地揭示出来,正表示着他的苦口婆心。

在敌伪统治时代,敌伪主要的统治手段之一便是利用色情来蛊惑青年。这风气一直到今天都还弥漫着,在上海满坑满谷的黄色刊物便是比什么也还要明显的证明。今天这些刊物,不仅在上海畅销,而且畅销到内地。在表面上虽然也听说在取缔,而实际上是取缔其他正派刊物的幌子,它们在暗默里是受着保护的。

如今是手段多端。有经济封锁,使你移于贫贱;有利禄收买,使你淫于富贵;有政治暗杀,使你屈于威武;有思想统制,使你惑于宜传。而最厉害的恐怕还是色情引诱,使你动于美貌。一方面是放任你去糜烂,另方面是有积极性的勾引,这实在是值得我们青年们特别警惕的事。但我要替陶先生加一些转语。陶先生的教训应该是适用于男女青年的。所谓“美人不能动”的“美人”不应该专女性(古时言“美人”不分男女性别),如果改变“色情”或许会更含蓄一些,又如“达者不恋”也并没有否认正当的情。譬如应当爱而爱,不失为仁者,仁者是“爱以天下”的。应当惑而惑,不失为智者,智者是以“不知为不知”的。应当惧而惧,不失为勇者,勇者是“临事而惧,好谋而成”的。那么应该恋面恋,亦不失为达者,达者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可惜陶先生不能再起,我不能把这些意思正于他了。

三十五(1946)年七月三十

(   郭沫若 原载文汇报《教育阵地》第十一期,1946年8月2日)

 

 

陶行知先生的最后一封信  

——给育才学校师生

                                           

诸位同志:

七月十三日的信刚收到至,至为感谢。下关事件发生后,也接到你们慰问的信,大家,尤其是我,从这些信里,得到了无上的鼓励,使我知道我努力的方向没有错,也不是孤军奋斗。从重庆来的报告都使我兴奋。由于各位同志、同学、工友的集体合作,育才是比我在渝时办的精神好,我在此向大家致敬。

公朴去了,昨今两天有两方面的朋友向我报告不好的消息。如果消息确实,我会很快结束我的生命。深信我的生命的结束,不会是育才和生活教育社之结束。我提议为民主死了一个就要加紧感召一万个人来顶补,这样死了一百个就有一百万人,死了一千人就有一千万个人。我们现在第一要事是感召一万位民主战士来补偿李公朴先生之不可补偿之损失,只要这样才是真正的追悼。平时要以“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达者不恋”的精神培养学生和我们自己。有事则以“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美人不能动”相勉励。

前几天女青年会在沪江大学约我演讲《新中国之祈教育》,我提出五项修养:一、为博爱而学习二、为独立而学习,三、为民主而学习,四、为和平而学习,五、为科学创造而学习。这些也希望大家共勉并指教。

我这封信是写给全体的。

                                                             敬颂

健康!

陶行知

三十五年(1946年)七月十六日

注:陶先生得知反动派已把他列入黑名单第三名之后,七月十六日写了两封信,一给重庆育才师生,一给上海育才校友会,基本内容一致的,只是给重庆师生的信加上了新教育的五项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