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行知怎样进行智力开发

发布时间: 访问次数:854次
 


觉悟性的启发

1932年,陶行知先生进行“科学下嫁”运动之时,写了一首诗:

你这胡涂的先生!

你的学堂成了害人坑

你的墨水笔下有兔魂

你说瓦特庸。

你说牛顿笨。

你说象个鸡蛋坏了的爱迪生。

若信你的话,

哪儿来火轮?

哪儿来电灯?

哪儿来的微积分?

(《行知诗歌集》80页)

这里提出了一个带有普遍性的问题:怎样进行智力开发才有成效?

陶行知先生一生从事教育,在这方面有极其丰富的实践与合乎中国国情的理论。面对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贫苦儿童和工农大众,他相信他们,依靠他们,科学艺术地培养他们。他启发大众、儿童的觉悟,让他们走上追求真理、创造新事物新世界的大路。

在陶行知先生面前,成千上万的大众、儿童都是他进行教育进行智力开发的对象,同时他又提出了:“要跟儿童学,教儿童启示自己如何把儿童教得更合理。”(《陶行知文集》758页)“不愿受小朋友指导的人不配指导小朋友”(《文集》286页)“我个人的经验是得着小孩的指教多于青年的指教。”(《文集》545页)他说:“如果你不肯向你的学生虚心请教,你便不知道他的环境,不知道他的能力,不知道他的需要。那么,你就是有天大本事也不能教导他。”(《文集》540页)有了这样的群众观点,陶行知先生生活于群众之中,而且是“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他与大众、儿童同甘苦,共命运,和大众、儿童站在一条战线上。于是,智力的交流开始了。

陶行知先生由烧火做饭得到启示,先得把柴火点燃,才能引燃煤炭,把饭做好。进行智力开发,也得要先发动大众、儿童中的积极分子,再由他们“即知即传人”。在这一点上,“小先生制”即是陶行知先生的一大发明。他说:“小孩子最好的先生,不是我,也不是你,是小孩子队伍里最进步的小孩子!”(《文集》421页)这是根据中国农村情况提出来的穷办法。这种小先生攻破了先生关,攻破了娘子关,攻破了衰老关,攻破了饭碗关,攻破了孤鸦关,攻破了课本关、纸笔关、灯油关……攻破了许许多多的难关,在中国开了一条普及现代生活教育之路。(《文集》428页)当时,新安旅行团的“一群小光棍”从安徽淮安来到上海,不但在中小学演讲,而且在大夏、光华、沪江各大学演讲。陶行知先生问一位大学教授:“小孩子们讲得如何?”那位教授说:“几乎把我们的饭碗打破!”

1934年1月28日“小先生”一出世,就在十一个月当中攻进了二十三个省市,用陶行知先生的比喻,“小先生”好象许多的电线通向各方,又好象许多的血管遍布人体。

当前我们怎样去进行智力开发,向大众、儿童普及四个现代化的教育?这种经过实践检验的“小先生制”是值得继续探讨、实践的。这种穷办法不正是走的中国的道路吗?鲁迅先生说:“以前早已有路了,以后也该远有路。”我们是不是应该再走下去,而要走得比前人更好呢?在智力开发中,陶先生主张知识与技能并举,而必须是现代知识与技能。他说:“技能与知识是分不开的……达尔文没有辨别物种变异的技能便不发现天择的学说。木匠若没有尤克雷地的几问知识,便要做出七斜八歪的桌子来,可是达尔文与木匠有个不同之点,王木匠把知识化成技能达尔文则技能产生知识(《文集》288页)

陶行知先生在1934年谈生活教育现代化时,还谈到:“做一个现代人必须取得现代的知识,学会现代的技能,感掌现代的问题,并以现代的方法发挥我们的力量。”他提出了好几个“现代”,都是需要我们(面临“信息时代”的我们深思的。我们不能面对外国的智能机器人而无动于衷呵!

陶先生深刻阐述了智力开发过程中行动、知识、创造三者的关系。他说:“行动是老子。知识是儿子。创造是孙子。”(《文集》847页)从实践、认识的过程来看,这句话表明了智力开发的全过程。因为离开了实践,知识无从产生。而求得知识并非终极目的知识的求得是为了运用它去进行对客观事物的改造,是为了创造新事物、新中国、新世界。这里讲的行动不是盲动例如科学实验、科学把戏在大自然中的科学观察,都是有目的的探索手段。这里讲的知识不是私有的行知先生反对“守知奴”,主张“文化为公”“知识公有”。这里讲的创造,学问就更多了。在1943,陶行知先生用《创造宣言》深刻地抒发了他对创造的思考。首先,他讲到教育者创造的是真善美的活人。“教师的成功是创造出值得自己崇拜的人。”(《文集》786页)否则你搞智力开发,一旦他羽毛丰满,便不爱人民爱名利,不爱中国爱外国,远走高飞了这岂不是白费心机!陶行知先生列举了许多事实,令人心服地批判了认为环境太平凡、生活太单调、年纪太小、山穷水尽不能创造的悲观论调。他提出了“处处是创造之地,天天是创造之时,人人是创造之人”,“只要有一滴汗,一滴血,一滴热情,便是创造之神所爱住的行宫,就能开创造之花,结创造之果,繁殖创造之森林。”

这是一篇令人兴奋鼓舞的战斗宣言,它集中地艺术再现了陶行知先生关于“觉悟性的启发”的主题思想。陶行知先生信心百倍地为新中国进行智力开发许多“石头”经他一指点,果然在几年、十年、二十年之后成为闪闪发光的“金子”了……

创造力的培养

智力开发是为了大众、儿童能够善于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教育与学习都是为了创造创造力的培养过程也是智力的不断开发过程。

陶行知先生在《创造的儿童教育》一文中写道教育不能创造什么,但他能启发解放儿童创造力以从事于创造之工作。”(《文集》749页)怎样才能解放儿童的创造力?这个问题是智力开发的前提。不搬掉压在幼苗头上的石头,幼苗是不可能自由生长的。陶行知先生提出了要进行六大解放:

一是解放儿童的头脑,使他能想。要把儿童的头脑从迷信、成见、曲解、幻想中解放出来。这些都是“三寸金头”的“包头布”,要把它一块一块撕下来。

二是解放小孩子的双手,使他能干。他说:“中国对于小孩子一直是不许动手,动手要打手心,往往因此摧残了儿童的创造力。(《文集》752页)他多次讲到爱迪生的母亲是如何重视小爱迪生搞实验,使他步一步成为发明之王。

三是解放儿童的眼睛,使他能看。不要带上封建的有色眼镜,使眼睛能看事实。在这里他提出了首先要尊重事实,实事求是。

四是解放小孩子的嘴,使他能问。他说:“从问题的解答里,可以增进他们知识。”(《文选》758页)他在1924年就写了一首诗《每事问》:

“发明千千万,起点在一问。

禽兽不如人,过在不会问。

智者问的巧,愚者问的笨。

人力胜天工,只在每事向。”

(《诗歌集》12页)

他说:“小孩子得到言论自由,特别是问的自由,才能充分发挥他的创造力。”(《文集》758页)

五是解放小孩子的空间,使他能到大自然大社会里去取得更丰富的学问。让他们从“鸟笼式的学校”解放出来,去接触大自然,与万物为友,并且向中外古今三百六十行学习。他说:“创造需要广博的基础。解放了空间,才能搜集丰富的资料,扩大认识的眼界,以发挥其内在之创造力。”(《文集》758页)

六是解放儿童的时间,现在的小学生常说分,分,学生的命根考,考,老师的法宝。”陶行知先生早就说了:“我个人反对过分的考试制度的存在。一般学校把儿童全部时间占据,使儿童……养成无意创造的倾向,到成人时,即有时间,也不知道怎样下手去发挥他的创造力了。”(《文集》754页)

“六大解放”,就是要使儿童的认识主体充分地获得自由,从而面向科学的世界。陶行知先生在《怎样做一个科学的孩子》中写道:“二十世纪的世界是个科学的世界。科学的世界里要有一个科学的中国。一个迷信的国家在科学的世界里是不可能存在的。科学的中国要谁去创造呢?要中国的小孩子去创造。孩子们把自己造成科学的孩子,便是把中国造成科学的中国。”

1982年,陶行知先生在答复一位青年教师的信中写道:“我们要不愿做时代的落伍者,必须专攻一门自然科学。自然科学是开向理想世界的特别快车,你坐在上面,不要下来,决不致落伍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自然科学是唯一的桥梁。小学教师必须拿着科学的火把引导儿童过渡。不懂科学的人,不久便不能做教师了。”(《文集》829页)

培养创造力,必须改变教育观念,把知识传授型教学改变为智能开发型教学。陶行知先生说:“与其把学生当做天津鸭儿填入一些零碎知识,不如给他们几把锁匙,使他们可以自动的去开发文化的金库和宇宙之宝藏。”(《文集》788页)这几把锁匙是:国文、外国语(他认为学习外国文好比是配一副万里眼镜)、数学和科学方法治学治事的科学方法)。陶行知先生在育才学校时,常常给学生讲点石成金的故事。他说“世上有多少人被金子迷惑而忘了点金的指头。”(《文集》712页)他很重视科学方法。在《创造年献诗》中,他写进了辩证法的内容,把哲学诗化了,大众化了。其目的就是便于更多的人掌握这把锁匙。

为了帮助学生把握探讨科学真理的路径,陶行知先生依据“行是知之始”及自动的原则,将探讨真理的五条路排列如下:一、体验二、看书三、求师四、访友五、思考早在1927年,他在《答朱端琰之问》中,就提出关于这一问题的看法了。他写道:“达尔文和瓦雷士之天择学说,不是从天上凭空掉下来的,也不是从书本里抄下来的,也不是从脑筋里空想出来的,乃是在动植物中经年累月一面干,面想,干透了,想通了,然后才有这样惊人的发现。”(《文集》280页)怎样才能体验入门作科学研究?陶行知先生在《写在“植物小世界”创刊号之后》提出了十项原则:()从生物到书本()从实践到原理(三)从具体到抽象(四)从个别到系统(五)从近处到远处(六)从用手到用脑(七)从肉眼到显微镜(八)从好玩到学习(九)从不用钱到不得不用钱(十)从不轻易采摘到不得不采摘。

智力开发要求每个人能够真正搞出学问来,搞出办法来,能够“有所发明,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有所前进。”这就要讲究方法,否则是要穷于摸索,不得要领的。关于做学问的方法,陶行知先生也提出了五个字,第一个,是“一”字。他说:“我们对于件事物能够专心一意的研究下去,必然能够有一旦豁然贯通之时……即使是一个很小的问题,也可以研究出很渊博的大道理来。”(《文集》721页)当然,这个“一”要选到点子上。杀猪不戳到心,牵牛不抓住鼻子,那就不好办了。第二个,是“集”必须多多搜集材料。第三个,是“钻”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费很大的力量钻进去,就不可能取得最宝贵的宝贝,不可能搞出一大套道理来。第四个,是“剖”字“剖”的过程就是“分析”的过程,就是毛主席讲的“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要在智力开发中搞出点名堂来,这一过程是不可少的。第五个,是“韧”字做学问是一种长期战斗的工作。只有韧性战斗,才能排除万难,达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同时,陶行知先生还给学生请了“八位顾问”即:什么事,什么人,什么缘故,什么方法,什么时间,什么地方,什么数目,什么动向。这些“顾问”,有助于学生对真理的探讨对客观规律的认识,有助于学生对事物的改造或创造。这八位“顾问”(尤其是什么缘故那一位),还可以防止学生思想僵化或无所作为。怎样才能请出这八位顾问,这也是需要善于启发的。1931年,陶行知先生在《师范生》月刊上看到一篇《小朋友的鸡》,喜不自禁,立即向作者写了一封信:“……你用这个初看很小的题目,引起小朋友一个个把问题珍珠样滚出来,这是多么美丽的一种艺术呀……”(《文集》827页)陶先生这里所赞赏的,正是一种用艺术启发儿童提出问题的方法。

以上讲的创造力的培养的几个方面,也是陶行知先生进行智力开发的方向和措施。这件事做起来相当复杂,不能一概而论。因为智力开发的对象各不相同,不能只是用“一锅煮”的办法,需要因材施教,才能收到更好的效果。陶行知先生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他说松树和牲丹花所需要的肥料不同,你就不能乱用。“培养儿童的创造力要同园丁样,首先要认识他们,发现他们的特点,而予以适宜之肥料、水份、太阳光,并须除害虫,这样,他们才能欣欣向荣,否则不能免于枯萎。”(《文集》754页)陶行知先生创办的育才学校,就是根据各个儿童的特长,从小(初中)分为音乐、戏剧、文学、美术、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六个组进行专业教育。经过四十五年的实践检验,证明他在开发智力的理论与实践上的创造都是成功的。

列宁说只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成为共产主义者。陶行知先生在智力开发、人才培养上,强调“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这个“真理”是救国救民的真理,科学的真理。这个“真人”是“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真人。他注意人才幼苗的专业培养,同时又不忽视广泛学习,全面发展。除了文化基础课是一致要学的以外,他还以爱因斯坦为例鼓励自然科学组的学生学音乐,又以学校周围的南瓜花、谷粒发芽来引起音乐组的学生学习植物的兴趣。育才学校各组活动不限于本组,互相渗透,潜移默化,全校充满了生动的学术空气,这不仅对进一步开发智力有好处,对人才素质的提高也是作用不小的。因为陶行知先生要造就的不是个人的小专家,他是为整个民族利益来造就人才的。他引导儿童团结起来做追求真理的小学生,做自觉觉人的小先生,做手脑双挥的小工人,做反抗侵略的小战士。如果他能活到今天,他一定会提出做实现“四化”的小尖兵的。

——郭以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