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陶行知先生的精神

发布时间: 访问次数:616次
 

陶行知先生逝世了!我们中国新兴文化教业又失去了一个特出的导师,独立和平民主运动又失去了一个坚强的先锋战士,这实在是我们中国人民无可补偿的巨大损失,这损失使我们感到无限的悲痛。

先生从事新教育事业,坚强笃实,百折不挠,数十年如一日。先生摆脱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教育传统,开辟了中国新的教育途径,从实践过程中,已有着大大的创造。这创造主要表现在他所提出的几个口号上,即:“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这是适合中国国情

特别是适合劳苦大众需要的,其贯穿这几个口号的基本精神,就是民族的,民主的,科学的,大众的教育。陶行知先生最近在沪江大学讲“新中国之新教育”提出五项修养:(一)为博而学习(二)为独立而学习(三)为民主而学习(四)为和平而学习(五)为科学创造而学习。可以说这就是先生的新教育精神的全部,先生以这精神创办各种新教育事业,开办学校,组织教育社团,全力奔赴。数十年来,先生的弟子遍于国内,先生的思想日益推广,特别是解放区,先生的新教育方向已在那儿具体实现,发出光辉,这证明先生的方向是很正确的,先生的努力是有很大收获的。由于先生清楚认识了中国的道路必须是民族的,民主的,科学的,大众的,即独立和平民主的道路,所以先生在“九一八”时即主张抗日,但为不抵抗主义者所深恨下令通缉,“一二八”后,又发起国难教育,并参加救国会,为抗日救国而斗争。二十五年冬,先生受全救会之命,担任国民外交使节,遍历欧美二十八国,宣传中国挽救国难的主张。抗战爆发后,又回来从事抗战教育,为坚持抗战到底,反对妥协投降而奋斗。抗战胜利后,又为和平民主事业奔走呼号,不遗余力。在全国人民中,成为深获爱戴的民主战士。

先生为独立和平民主,为新教育事业奋斗一生,其克己为群,忠于事业,不屈不挠的精神,绝不是这么短的一节文章可以表达。方场先生最近给育才学校的信中有这么几句话:“平时要以‘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达者不恋’,培养学生和我们自己。有事则以‘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美人不能动’相勉励。”这几句话,恰好就是先生的写照。先生是中外优良传统精神的真正继承者,中国的苦行兴学的武训精神,是先生所推崇的,但也有所批判,取其苦行兴学之所长,笃行不倦,而对其屈从于旧势力的一面,则加以抛弃;对外国的基督博爱精神,亦是先生所推崇的,但决不因主张博爱,而放弃了对恶势力的斗争,成为统治者的俘虏。这些优良传统精神,经过他的升华,便在他的身上发出光辉,成为中外人士所景仰的独立和平民主的坚强战士和伟大的新教育家。

由于先生的这种伟大精神,感动了各阶层人土,劳苦大众及知识分子是不消说了,更有许多资本家、地主及一些外国友人也情愿对其所办的教育事业捐资相助。因此,先生真正成为爱国主义统一战线的中心人物。但这样的人物恰恰是反动派所痛恨的,其所办的事业,备受压迫与摧残,甚至对先生本人也不惮加以迫害,先生在给育才学校最后的信中说:“公朴去了,昨今两日,有两方面的朋友向我报告不好的消息,如果消息确实,我会很快的结束我的生命。”但他并不为这消息所吓倒,他坚定地说:“深信我的生命的结束不会是育才和生活教育之结束。我提议为民主死了就要加紧感召一万个来顶补。这样死了一百个就有一百万人,死了一千个就有一千万人,我们现在第一要事,是感召一万位民主战士来补偿。”先生说这话还不到十天,竟以脑充血症而长逝了!先生是不该死的,中国的独立和平民主运动需要他,全国人民需要他,如果中国政治不是这样的反动黑暗,他就不会受到迫害,他的健康是会保持的。然而不幸得很,他竟在李闻二先生被暗杀之后,在得到不好消息之后,以脑充血病而逝世了!这使我们更感到无限悲痛。

先生逝世了!我们中国新兴文化救国事业又失去了一个特出的导师,独立和平民主运动又失去了一个坚强的先锋战土,这实在是我们中国人民无可补偿的损失!但我们相信先生不死的精神已感召了无数的人,定将有千千万万的民主战士来继承先生的精神,来加以补偿!

(1946年7月26日 重庆新华日报社论)